外語教育學成立的必要性


外語教育學成立的必要性

  學科的形成具有其內在的科學性和規律性,針對某一對象的研究累積到一定程度,便會發展成學科。同時,學科的形成還具有主觀性和任意性,是根據科學規律和現實需求人為劃分的結果。當現行的學科體系不再能滿足學科發展或實踐需求時,人們可以發揮主觀能動性,創建新學科。當下,在我國確立外語教育學的學科地位,既是對外語教育戰略作用的一種考量,也具有強烈的理論和現實需求。

  西方發達國家曆來重視外語教育工作。澳大利亞早在1987年就頒布了《國家語言政策》,將日語、漢語等14種語言列為“優先語言”,要求國民學習除英語之外的一門外語。美國1994年頒布的《2000年目標:美國教育法》中,正式把外語列為小學8門核心課程之一。從2014年開始,英國把漢語在內的6種外語列為從小學三年級開始的必修課程。此外,歐盟、日本、韓國、新加坡等發達國家也曆來重視外語教育工作。與之類似,新中國成立以來,外語在我國教育體系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。從2001年開始,我國教育部規定從小學三年級起開設外語課,外語教育已涵蓋從小學到博士的各階段學習。從作用看,外語教育不僅有助於我國全面深入地參與全球一體化進程,而且對增強國家語言能力、擴大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、落實國家發展戰略等均具有重要支撐作用,也是培養國際化高端人才的重要途徑。

  我國外語教育成績顯著,困難猶存。成績主要包括:開設外語專業的高校數量增長明顯;外語種類與布局逐步完善;學科體系日益健全;教學方法與技術不斷革新;學生外語水平明顯提高;為國家培養了大批高質量的外語人才等。所面臨的困境有:外語政策與規劃不足,大中小學缺乏有效銜接,語種分布比例失衡;教育目標定位不清,人才培養千校一面,難以滿足社會多元需求;學科定位不夠明確;課程設置不盡合理,職業功利取向明顯,學科特性不足;高質量、成體系、有特色並被教學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外語教材相對匱乏;教學方法和技巧隨意性明顯,跟風現象普遍,理論創新滯後;學生外語水平與社會實際需求尚有差距,高端外語人才尤其稀缺。

當下我國外語教育所面臨的這些困境,與我國長期注重西方教學理論引進、缺乏符合中國國情的理論建設有關。時下,我國的外語教育從屬於二級學科“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”,尚未取得獨立的學科地位。從研究范疇看,現有的外語教育研究更多是狹義應用語言學的同義詞,僅強調對外語教和學的研究,對其他教育環節統籌兼顧不足,缺乏對外語教育實踐活動的系統梳理、設計與指導。從研究體系看,現有的外語教育研究多以某些特定的議題為中心展開,缺乏宏觀設計,各議題之間碎片化明顯,邏輯關系不夠明確,尚未形成全面統一的、合乎邏輯的學科體系。我們認為,要解決外語教育發展所面臨的理論和現實問題,滿足社會發展需求,須加強學科頂層設計,明確構建外語教育學的學科地位,架設外語教育學的學科體系,通過創設良好的學科發展環境,促進學科的快速和高效發展,避免長時間的無序或隨機徘徊,為學科發展爭取時間。

 


منبع این نوشته : منبع